就是蚊子

肖根,希寡,美宣,酥肉

【酥肉】第二次呼吸 Ⅱ

这是我这几天一边看我同学军训一边用手机码出来,有点迟了,见谅

第一章🔗http://shoot-6741.lofter.com/post/1e27c3c1_efecd43b


人物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啰里八嗦预警

这章的肉肉还是只存在于电话通话中

以上





刘氏集团的一个小型会议室外坐满了衣着正式,妆容精致的来面试的人。穿着皮夹克工装裤的苏芮琪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有什么学习和工作经历吗?”


“有,我有主管护师证书。之前也有照顾过一位老太太。”


“你来应聘这项工作的动机是什么?”


“人,我很注重人文关怀。”


……


“好了,先回去吧,等通知。”


“下一个,苏芮琪。”


就在苏芮琪快睡着的时候终于被叫到了,她有些慌乱的站起来,顺手用手背擦了擦并没有流出来的口水,拖着有些发麻的左脚缓慢的挪进门。这使得人群中响起几声轻笑。


从苏芮琪一进门罗奕佳就忍不住开始打量她,这小孩看起来近几年一点都没变啊,还是一副高中生吊儿郎当又有些害羞的样子。


“坐下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见苏芮琪还像被老师罚站一样站在自己面前罗奕佳忍不住开口提醒,虽然以前在大学大家总是戏称她为罗老师。


苏芮琪显然缓了一下才意识到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对着罗奕佳尴尬的笑了一下,又伸手去拉椅子。“滋啦”,一不小心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使得她下意识地耸着肩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容易坐下了,结果就说了一句“我叫苏芮琪,今年22”便没了下文。气的罗奕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不是当时还坐着别人,她罗奕佳今天不ji死苏芮琪就不是江湖人称的罗老师。


苏芮琪看见罗奕佳凶悍的眼神才意识到似乎太简单了,有些不妥。


“嗯……还爱好跳舞,打游戏?”


行吧,罗奕佳在心里被迫认命了。


“那你说说你这次来应聘的动机是什么。”


“钱,”


在感觉到罗奕佳要杀人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苏芮琪立马改了口,但是很明显地带上了她撒谎用的特殊口音,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来她在胡说鬼话,


“当然,更重要的就是为了照顾别人。帮助他人,快乐自己。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最好的满足就是给别人满足……”


几个面试官都在努力憋着笑,只有罗奕佳觉得自己太阳穴青筋在狂跳。


“有什么相关学习经验或者工作经历吗?”


“有啊,高中卫生课有教急救知识,当时老师都夸我做的最标准。工作经历的话,在酒吧照顾醉鬼算吗?”


……


“回去等通知吧,下一个。”


一场面试下来,罗奕佳觉得自己老了十岁,回去一定要叫孟美岐那个家伙请吃饭,顺便等她下次飞国外再坑她一瓶SK-Ⅱ。


走出会议室的门之后苏芮琪才反应过来她前面问题回答的有多辣鸡。明明平时在酒吧和小姑娘聊天的时候那么油嘴滑舌,怎么到了真正该用的地方反而不会说了,唉,这次大概又凉了吧。


下一个应聘者刚进门罗奕佳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来电人是“小祖宗”。


“你们继续,我接个电话。”


说着,就走到了落地窗边,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肉肉,怎么了?”


“奕佳姐,面试不用继续了,就刚刚那个苏芮琪吧。”


“不再考虑考虑?虽然小苏是我介绍来的,你也不用这么给面子呀,祖宗。还是你身体比较重要,我怕她照顾不好。”


罗奕佳压低了声音好心劝道,结果只听到对方的轻轻的笑,接着就是那熟悉的撒娇语气。


“哎呀,奕佳姐姐,我就看她好玩嘛,你就让她先来试试,不行我们再换嘛。”


“行行行,你是祖宗,你最大,你说了算。那我先挂了,我和他们说一声。”


“好的,姐姐再见。”



安排好了后续的工作,罗奕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给苏芮琪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喂,奕佳啊,找琪琪什么事啊。”


“怎么是你呀,孟美岐”


“怎么不能是我啊,那个死小孩一回家就和我说面试没戏了,然后就钻进房间打游戏到现在都没出来,手机扔在外面充电。”


“哈哈哈,孟美岐你要请我吃饭了!肉肉直接点名要小苏当看护!”


“woc,苏芮琪,给我死出来,你被选中啦!”


那一头的孟美岐根本没有理会罗奕佳,丢下手机就去通知苏芮琪了。可怜的罗老师只能在听到一阵狂敲门声和孟美岐中气十足的喊声后挂断了电话。


这几天刚开学军训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明天或者后天一定更新🙏🏻🙏🏻🙏🏻

【酥肉】 第二次呼吸 Ⅰ

我又看了一遍法国电影《触不可及》(推荐大家去看,真的好看👍🏻),就想写这个AU,但是也很不一样啦。
这章肉肉还没出场,下章才会出场。
声明:这篇是be👌🏻
人物ooc预警
总跑去做图,八百年没写文了,渣文笔预警
以上








“老子不干了!”

说着,苏芮琪甩下手里的托盘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吧门。

这是她两个月以来第三份不了了之的工作。前两次是因为睡过头迟到被开了,而这次则是被一个醉汉骚扰她把人家打了一顿,经理让她道歉,她不服,就潇洒的走了连工资都没结。

一走出门风就使劲往脖子里灌,苏芮琪熟练的拿出烟叼在嘴里,掏出一次性打火机按了几下,连个火星子都没蹦出来。

“妈的,连个打火机也和老子做对,操。”

可怜的打火机就这样被摔在了地上。实在熬不住烟瘾又不想进酒吧借火,又只好认命的把地上那只荧光绿的打火机捡起来。狠狠地甩了两下之后竟然又有用了。

一支烟很快就抽完了,本来打算找个地方喝一杯,想了想自己口袋里为数不多的钱苏芮琪只好作罢,拉低帽檐裹紧夹克埋头往家里赶。




“回来了?今天怎么那么早。”

听见开锁声的孟美岐回头看了一眼之后继续看她的老电影。


孟美岐比苏芮琪大两岁,因为是邻居两个从小就厮混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学哐哐哐的男团舞。读中学的时候两个人分别是舞蹈社正副社长,在元旦文艺汇演上一举成名,收获了一大波迷妹。

苏芮琪刚上高三那会,苏爸投资失败,赔了个精光还倒欠了一屁股债,苏妈也在那个时候查出了癌症不过一直瞒着她。苏爸从此一蹶不振,开始酗酒、赌博,苏妈为此直接给苏芮琪办了学校住宿。

苏芮琪也从活泼阳光变得沉默寡语,逃学上网也成了日常。放假了也不回家,孟美岐当时在外地上大学,也只能在节假日才把她带回家。

距离高考还有两个月,苏妈去世了,苏芮琪也就此辍了学开始打工赚钱混日子。就这样辗转了许久苏芮琪在孟美岐的要求下住进了她和她女朋友吴宣仪的家,并且要让她直到经济独立才能离开。



苏芮琪进门就躺倒在沙发上,一边取下帽子扔在茶几上,一边抢过孟美岐手里的啤酒闷头喝了一大口。

“不干了,什么狗屁酒吧。宣仪姐呢?”

“加班。等等,你别给我扯开话题,说清楚怎么回事。”

在孟美岐的强制要求下苏芮琪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了一遍。

“唉,算了,这工作你一个女孩子做也不安全。我大学同学罗奕佳那里有份工作,罗奕佳你认识吧?”

“那个瘦瘦小小个的吗?”

“对,她现在在刘氏集团当董事长秘书,刚好要给刘氏的大小姐刘人语找一个看护,你要不要去试试看,全天包吃住,工资一个星期抵你现在一个月了。”

“那刘小姐是个奶娃娃吗?还要专人看护?”

苏芮琪摸索到厨房搜刮了冰箱里最后一点面包后又躺回了沙发,

“饿死了,晚饭都没吃。”

“刘小姐是生病住院了!才不是什么奶娃娃,人家就比你小一岁。饿饿饿,你就活该饿死吧!你就不能煮点什么吃的吗,就知道干啃面包。”

孟美岐嘴上是这么说着,还是认命地站起身来给苏芮琪煮面去了。

“那不是还有你这个贴心的姐姐帮我煮面嘛。工资那么高,当然要去试试看!最近老头子又那边催债催的紧,我可真tm想和他断绝父女关系,都怪你说什么血浓于水,叽叽歪歪说一大堆,就是不让断,搞得我现在还要给他还债。他倒是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祖宗,你可积点口德吧!什么老头子老头子的,他可是你爸。”

苏芮琪哼哼着表示不屑,又掏出手机开始查那刘大小姐的资料。

大眼睛大长腿,皮肤又白,长得可真好看。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就生病了呢,苏芮琪竟然莫名的开始心疼这个素未谋面的刘小姐来。





刚好配今天过年🌝